推廣 熱搜:   茶道  紅茶  普洱茶  茶文化  茶葉  綠茶  茶園  春茶  泡茶 

一部《紅樓夢》,滿紙茶葉香

   日期:2020-06-05     來源:中國茶葉網    瀏覽:1437    評論:0    
核心提示:眾所周知,《紅樓夢》旨在為閨閣女子立傳,洋洋灑灑寫出了金陵十二釵金陵十二釵副冊金陵十二釵又副冊等等眾多栩栩如生、個性鮮


        眾所周知,《紅樓夢》旨在為閨閣女子立傳,洋洋灑灑寫出了"金陵十二釵""金陵十二釵"副冊"金陵十二釵"又副冊等等眾多栩栩如生、個性鮮明的紅樓女兒形象。

紅樓夢

        然,《紅樓夢》又是一部集合千年茶文化之精髓的奇書。一百二十回程高本有關茶的記述(不完全統計)就有近五百處之多,有茶葉種類、茶道茶藝、茶俗茶禮、茶聯茶詩,還有因茶而起的"楓露茶事件"等等。
        可以說,一部《紅樓夢》,滿紙茶葉香。字里行間隨著作者創作意圖的需要,即相得益彰地融入一系列茶話茶事活動,是涉列茶文化最為厚重而又生動的一部文學名著,令人嘆為觀止俾益良多。
        一、七類名茶
        《紅樓夢》主要寫了七類名茶:
        一是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釵,飲仙醪曲演紅樓夢"里賈寶王夢中品到的"千紅一窟"仙茶。賈寶玉在秦可卿房間午休時,夢見自己隨警幻仙姑去太虛幻境,只見一位小丫環獻上一杯仙茶,警幻介紹,此茶出自放春山遣香洞,以仙花靈葉上所帶宿露烹制而得,名"千紅一窟"。寶玉品嘗后,自覺清淳異味,純美非常。
        此茶只有寶玉在夢中才得以一品,其實是曹公有意杜撰暗含玄機的一款名茶,凡間是沒有的。
        二是第八回"比通靈金鶯微露意,探寶釵黛玉半含酸"中,提及到賈寶玉最喜歡喝的楓露茶。書中如此說道:"寶玉吃了半碗茶,忽又想起早起的茶來,便問道:早起沏了一碗楓露茶,我說過,那茶,是三四次后才出色的,這會子又怎么又沏了這個茶來?"
        可見,楓露茶是寶玉最喜歡喝的茶,實不平凡:一般的茶泡了三、四回后,早已味同嚼蠟。而楓露茶則剛剛出色。據說是在秋日寒露時節,積清晨里的楓葉露珠,蒸制成"香露"貯得。品茗時,將"香露"點入茶湯之中即可。
        寶玉得知他的楓露茶被奶媽李嬤嬤悄悄飲用后,當即大怒,摔了茶杯,潑了丫環茜雪一裙子,還要趕走奶媽。在襲人等人的勸說下,雖沒有處置李嬤嬤,但卻是茜雪頂了罪被趕出賈府。
        這就是《紅樓夢》中因茶而起的"楓露茶事件",令人感傷。
        楓露茶后來在七十八回"老學士閑征危畫詞,癡公子杜撰芙蓉誄"中還有提及,賈寶玉祭奠晴雯時,特備了"群花之蕊、楓露之茗"等四樣晴雯喜歡之物。
        可見,這"楓露茶",的確是賈寶玉的至愛。不過,此款名茶其實也不存在,亦是曹公煞費苦心的虛構。
        三是二十五回"魘魔法姊弟逢五鬼,通靈玉姐弟遇雙仙"中的暹羅國貢茶。王熙鳳得到珍貴的暹羅國貢茶后,便分別贈送給大觀園的少爺小姐們品嘗。
        四是四十一回"賈寶玉品茶櫳翠庵,劉姥姥醉臥怡紅院"中提及的兩款茶:"六安茶"和"老君眉茶"。賈母率劉姥姥等人去櫳翠庵看望妙玉時,妙玉為賈母準備了類似"君山銀針"的"老君眉",賈母以為是"六安茶",便道:"我不吃六安茶。"
        當妙玉解釋說這是"老君眉茶",且用舊年雨水燒開沖泡時,極講究品好茶、用好水的賈母方飲了半盞,品后頓時點贊不已。
        原來妙玉是懂茶好手,她是根據"茶道"極為敬重地招待賈母,可謂用心良苦。這"老君茶"不同于"六安茶","六安茶"也就是"六安瓜片",系產自安徽大別山一帶的名茶,清代列為貢茶,主要在谷雨前后十天采摘二、三嫩茶葉制成,但年事已高的賈母不喜歡,或許是認為此茶盡管茶香醇厚,但沖勁大。"老君眉茶",產自福建武夷山,系選嫩綠似蓮心的毛尖茶制成,外形如老人的長眉(亦稱"白毫銀針"),香氣高爽,泡來的茶色清香淡味,有增壽的寓意,是上了年歲的老人們所喜歡的一款好茶。
        五是六十三回"壽怡紅群芳開夜宴,死金丹獨艷理親喪"中提及的女兒茶。這款茶據說是帝王祭天時,令少女們在山中采摘早春新茶,因用其體溫捂熱茶葉后制得,故名"女兒茶"。
        其實,女兒茶是"普洱茶"的一個品種,盛行于清廷及官宦之家,也是一款名貴的貢茶。
        章回在描寫女仆林之孝家的關照賈寶玉時,說賈寶玉宜喝普洱茶消食,大丫環襲人、晴雯忙回話:"已給賈寶玉沏了一盞女兒茶。"
        可見,多情公子賈寶玉還是深得下人們細心照顧的。
        六是八十二回"老學究講義警頑心,病瀟湘癡魂驚惡夢"中的龍井茶。這款茶與"六安茶",是《紅樓夢》中提到的兩款名貴綠茶,書中如此言及:
        寶玉讀書回來,急急忙忙去瀟湘館見林黛玉。黛玉微微一笑,因叫紫鵑,"把我龍井茶給二爺沏一碗,二爺如今念書了,比不得里頭。"
        可見,龍井茶是黛玉的至愛,她用龍井茶招待賈寶玉,其中的濃情厚意不言而喻。
        這一杯散發著清香的龍井茶,承載著黛玉對寶玉的幾多憐愛。這獨特的蘊味,確需細細品茗,才能感知呢。
        為此,《紅樓夢》特意構思了賈寶玉的一個叫"茗煙"的貼身小廝,后來改為"培茗",亦與茶文化有關:培茗,即"烹水沏茶"之意。寓示著寶玉鐘情于茶,想來主要是因為黛玉好茶的緣故吧。愛屋及烏,是不是隱藏著寶玉與黛玉"以茶為媒"的美好愿景呢。
        也許,只有曹公才知道。
        二、茶道茶藝
        因曹公是北方人,生活在清代,他在《紅樓夢》中提及的名茶多以紅茶、花茶抑或貢茶為主。唯一提到了兩款綠茶,一款是林黛玉珍藏的龍井茶,乃八十回之后高鄂續寫的;一款是賈母隨口而說的六安茶。
        說了這些好茶,自然要講述茶道茶藝。《紅樓夢》前八十回的字里行間,看似不經意,其實一系列的茶道茶藝皆呼之即出,隨時都可以感悟到書中意蘊深厚的茶文化魅力,的確是"滿紙茶葉香"。
        可見,曹公其實是一位茶學大師、懂茶的行家里手,他的茶道茶藝即便到今天,也很有見地,極具指導性。
        首先,好茶須有好水泡。這在《紅樓夢》41回將此"茶道"寫得最為精細。
        妙玉招待寶釵、黛玉喝茶時,用的水是她五年前貯存的梅花雪,放入"鬼臉青"茶甕里,挖地三尺埋入地中,夏天才取用。這雪本是純凈高潔之物,梅花亦是高雅沁香的極品,二者融合燒出來的茶湯,必定雅韻悠然,自是紅樓女兒之偏愛,飲時可蕩起無限神往的意境。以致賈寶玉看見后,說她們品的是"梯己茶"。
        妙玉招待賈母用的"老君眉",則是用"舊年蠲的雨水"燒開沖泡的。賈母吃了半盞這潔凈清澄的水泡成的"老君眉",頓時贊不絕口。對水質沒有多講究的劉姥姥吃了這"老君眉"后,則說"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濃些更好了。"
        這也體現出莊稼人的憨厚實在,她哪里可能如養尊處優的賈母有那般閑情怡致,去注重好茶、好水,茶水嘛能充饑填肚子就可以了。
        其次,注重烹茶藝術。
        "名茶還須好水泡",有了好水,燒水也有藝術,謂之"烹茶之道"。
        烹茶高手妙玉便極在意這一燒水火候,她給寶釵、黛玉烹茶時,自用"爐上扇滾了水,另泡一壺茶"。可見,沖泡好茶得據品類選用不同的水溫,像"龍井"、"老君眉"之類的名茶,水溫在八十度為宜,這樣泡的茶清醇幽香,茶葉品質才不會受損壞。
        第三,還要講究茶具的配置。
        有了一杯好茶,品茗時也有講究,要配置與之相輝映的杯、壺、盤等成套茶具。
        曹公在《紅樓夢》中對茶具之道也有多處精致的著墨。在賈母的花廳,擺設的是洋漆茶盤,配著舊窯十錦小茶杯。王夫人的正二室,也是茗碗瓶花茶具。寶玉用的茶具則種類眾多,茶杯、茶碗、蓋碗、茶鐘、茶盞一應俱全,還有地暖壺、小連環洋漆茶盤。
        妙玉用的茶具也有十多種,從中看出她的身份其實不凡。她給賈母獻茶用的是"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龍獻壽小茶盤"和"成窯五彩小蓋盅"。小茶盤的寓意是"去龍獻壽",而這小蓋蠱,是明代成化年間景德鎮官窯所產的茶具,名貴之極。
        給隨同賈母的一干人等,用的茶盞則是"一色官窯脫胎填白蓋碗"。
        元妃也偏愛茶具,她省親回宮后發放的燈謎獎品,其中就有茶具:一柄茶筅(古時洗茶具的竹帚)。
        三、茶禮茶俗
        源遠流長的茶文化,必然有一套自成體系的茶禮茶俗,這在曹公的筆下,也是妙筆生花,寫得琳瑯滿目。
        茶,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飲品,與"咖啡、可可"并稱當世三大飲料。茶,除了自用以外,主要就是"以茶待客"。
        第一回"甄士隱夢幻識通靈,賈雨村風塵懷閨秀"中,甄士隱招待來府上的賈雨村時,即命小童獻茶。
        寶玉初會秦鐘時,"一時擺上茶果"。寶玉去探望生病的薛寶釵,滿心喜歡的薛姨媽即"擺了幾樣細茶果來"招待。
        第三回"賈雨村夤緣復舊職,林黛玉拋父進京都"寫到林黛玉初進賈府,王夫人即令丫環捧茶待她。因黛玉是賈母疼愛的外孫女,王熙鳳親自為黛玉捧茶,體現了她察言觀色的待客之道:既是對賈母的敬重,又是對黛玉的憐愛。
        林黛玉后來在瀟湘館迎接賈母時,親自用小茶盅捧了一蓋碗茶奉與賈母(見第四十回"史太君兩宴大觀園,金鴛鴦三宣牙牌令"),表達對長輩的感激。
        第二十六回"蘅蕪苑設言傳密語,瀟湘館春困發幽情"中,賈蕓進見寶玉,襲人端了茶來,賈蕓忙站起來,笑道:"姐姐怎么替我倒起茶來?"
        由此可見,用來"待客"之茶,頗顯地位高下。于身份卑微的賈蕓而言,能得到最為尊貴的少爺賈寶玉以茶接待,頓感恩寵一樣,不由站起來雙手接過。
        《紅樓夢》寫得最隆重的"以茶待客"禮節,是十八回"林黛玉誤剪香囊袋,賈元春歸省慶元宵":在元妃省親賈府時,只見禮儀太監請元妃升座受禮,頓時兩旁奏樂聲起,隨即舉行"茶三獻"皇家禮儀。每一次獻茶都要叩頭禮拜,三獻之后,元妃降座,奏樂方止。
        當然,茶作為禮品贈送親朋好友,是最好的禮物之一,亦是見證彼此情誼的最佳體現。
        如《紅樓夢》二十六回,寶玉派丫環任蕙給林黛玉送茶,正好碰上林黛玉將賈母送來的錢分給丫環們,林黛玉便抓了倆把錢獎賞給任蕙,表示對她送茶的謝意。寶黛二人的情意,由此可見端倪。
        茶,還可以成為談婚論嫁中的"聘禮"。"談婚論嫁"中有這樣一種說法,男方送給女方聘禮叫"下茶",若女方收下,表示同意定親。
        故二十五回有王熙鳳的一次經典戲說:
        她在怡紅院遇見林黛玉,便問,日前贈你的暹羅國貢茶是否品嘗。林黛玉聽了笑道:"你們聽聽,這是吃了他們家一點茶葉,就來使喚人了。"鳳姐笑道:"倒求我,你倒說這些閑話,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么還不給我們家做媳婦?”
        眾人笑了起來,羞得黛玉紅了臉,一聲兒不言語地回過頭去。
        茶,又可以用作喪事中的"祭祀"。
        在十四回"林如海捐館揚州城,賈寶玉路謁北靜玉"大書特寫的秦可卿隆重的大喪儀上,王熙鳳就向下人交辦了六項任務,其中就有"供茶"一項,即是"以茶作祭"的茶祭功能。
        在十五回"王鳳姐弄權鐵檻寺,秦額卿得趣饅頭庵"寫到秦可卿的靈柩停放在鐵檻寺時,和尚作安靈道場時需向亡人"奠晚茶"。
        在五十八回"杏子陰假鳳泣虛凰,茜紗窗真情揆癡理"中,賈寶玉得知演小旦的伶人藥官死了,傷心之下便以清茶一杯祭奠。
        當然,古時也有很多用茶的注意事項與宗法規矩。
        如第三回中林如海就叮囑女兒:飯后需過一時,再飲茶,這樣不傷胃。
        "用茶"的宗法規矩最突出的便是賈府除夕祭宗祠時,賈母到寧府便端坐高堂,由長房長媳尤氏給賈母獻茶;然后,尤氏又給邢夫人等上茶。獻茶畢,邢夫人等起身服侍賈母吃茶。賈母吃過茶,閑話片刻才離座回榮府。
        對一般人家而言,則少了好多講究,對飲茶也沒有那么多門道。《紅樓夢》在七十七回"俏丫鬟抱屈夭風流,美優伶斬情歸水月"也寫到這樣的例子:寶玉去看望被趕出賈府的晴雯時,只見她用黑沙吊子盛茶,茶葉苦澀無味,茶碗里還有油膻異味,晴雯卻如飲甘露"一氣灌了下去。"
        就茶俗方面,也是茶文化的組成部分,《紅樓夢》也沒有忽略,主要提到了幾處:
        一是李紈用茶面子招待尤氏。
        在七十五回"開夜宴異兆發悲音,賞中秋新詞得佳讖"中,尤氏去稻花村看望生病的李紈,李紈便說:"昨日他姨娘送來地好茶面子,倒是對碗來你喝罷。"
        這"茶面子",便是一種風味小吃,將熬粗茶葉,兌入炒面,再加芝麻醬混合而成。吃時,沖入熱水調和即可,有茶的清香,又有炒面的焦香。
        二是賈寶玉吃茶泡飯。
        五十回"蘆雪庵爭聯即景詩,暖香塢雅制春燈謎"中即寫道,一場大雪將大觀園弄成格外漂亮的琉璃世界,李紈便與眾姐妹去蘆雪庭賞雪作詩。
        寶玉等不及飯菜上桌,只拿茶泡了一碗飯,就著野雞爪鑿忙忙地咽完。
        這"茶泡飯",即在煮好的飯中,倒入適量已泡好的茶水。可解膩消食。
        三是王熙鳳配制杏仁茶。
        在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陳腐舊套,王熙鳳效戲彩班衣"寫到賈府的元宵夜宴后,王熙鳳便給賈母配制了杏仁茶,用冰糖、杏仁研末,沏入茶即成。
        這"杏仁茶"有潤肺、消食、散氣之功效,正合賈母這樣的年高之人在佳節中食用。
        賈母由此更加喜歡王熙鳳,稱她"鳳辣子",從這些細節也可看出王熙鳳對賈母是無微不至的用心照顧。難怪,賈母對王熙鳳極為欣賞,重用為榮府管家?僅此一方用心的杏仁茶,即可感知。
        四、茶聯茶詩
        博大精深的茶文化,自然少不了以茶聯茶詩為主構建的茶趣茶境。這精神層面的意境與品茶之道交相輝映,更顯茶的厚重。
        故曹公在《紅樓夢》不少的章回中也多次提及涉茶的對聯、詩句,營造了濃厚的茶文化環境及其生活氛圍。
        在十六回"賈元春才選鳳澡宮,秦鯨卿夭逝黃泉路"中,賈寶玉即為林黛玉的瀟湘館題了涉茶的對聯:
        寶鼎茶因煙尚綠,幽窗棋罷措猶涼。
        在二十三回"西廂記妙詞通戲語,牡丹亭艷曲警芳心"中,賈寶玉寫了四首《四時即事詩》,其中三首就言及品茶,立時趣味盎然:
        《夏夜即事》中說"倦繡佳人幽夢長,金籠鸚鵡喚茶湯";《秋夜即事》亦及:"靜夜不眠用酒喝,沉煙重撥素烹茶";《冬夜即事》中再述:"卻喜侍兒知試茗,掃將新雪及時烹"。
        在五十回,薛寶琴與史湘云聯句時,薛寶琴的上聯即是:烹茶冰漸沸。史湘云馬上應對:煮酒葉難燒。
        在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館聯詩悲寂寞",史湘云與林黛玉中秋夜吟詩對出"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后,妙玉隨即趕到。后來一起去櫳翠庵烹茶,妙玉便續完余下的三十五韻,以"烹茶"作結:
        …

 鐘鳴櫳翠寺,雞唱稻香村。
        有興悲何繼,無愁意豈煩;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誰言。
        徹旦休言倦,烹茶更細論。

作者:李大奎,七0后,法學學士,貴州湄潭人,文學愛好者。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  陜ICP備16018667號
Powered By DESTOON
 
两个人做人爱视频大全